> 仕坑门户网站>科技>AI已经能帮人类作曲了?创造力还是人类相比机器来说最大的优势

AI已经能帮人类作曲了?创造力还是人类相比机器来说最大的优势

2019-11-09 12:18:49作者:匿名阅读:4690

创造力是人类相对于机器的最大优势和独特性吗?

阿尔法狗打败人类后,出现了一波关于人工智能和人类能力的讨论。当时,据说与人工智能相比,人类最大的优势是创造力。

复旦大学大脑智能研究所所长封建锋和西南大学心理学系教授邱江当时写道:“模仿和创造是两种不同的能力。就像动物可以模仿而不能创造一样,人工智能也不是创造性的。人工智能只能根据现成的程序解决问题,而人类有能力提供解决问题的新方法和手段——创造力。”经常被引用的例子之一是艺术领域。但是很快,一些结合人工智能的艺术作品开始出现。2018年10月25日,在佳士得艺术拍卖会上,一幅名为“埃德蒙·贝拉米肖像”的人工智能画最终以432,500美元(约合人民币301万元)的“天价”拍卖。照片中,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略胖男子露出一个白领,他的脸模糊不清,他的五官更加难以辨认。在这幅画的右下角有一个独特的签名,这是一长串数学公式。这组公式实际上是创建的实际算法。

为了让这幅画问世,开发者将14世纪到20世纪的15000幅经典肖像画导入软件,使软件能够理解肖像画的绘画规则。然后,软件使用了谷歌开发的“生成对抗网络”(gan)新算法,并在算法中添加了随机化模块,以确保系统绘制的每幅画都是唯一的。

但是计算机正在做的只是模仿,对吗?这是艺术创作吗?认知神经科学家romy lorenz说,这取决于我们如何定义“创造”。她认为,如果“创造”意味着找到解决问题的新方法,人工智能已经做到了,例如阿尔法狗已经掌握了如何采取新的行动和策略来对付对手。

然而,像上述科学家提出的问题一样,恐怕艺术不像依靠创造力来解决问题那么简单。纽约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朱利安·攸利厄斯(Julian togelius)表示,如果根本没有人类干预,只有计算机被允许“创造”自己,结果总是非常单调乏味。

安娜黄今年3月为谷歌开发了模仿巴赫音乐的人工智能,对此他有自己的看法。安娜有计算机科学和音乐创作两个研究方向,她在香港长大,在那里学会了弹古筝。因此,目前专注于人工智能领域的安娜也是一名作曲家。

“从我作为作曲家的角度来看,音乐实际上是一种交流方式,一种表达感情和感受的方式。安娜说:“我们希望作家和作曲家都能够用自己的语言和作品来更好地表达他们的观众,所以我们应该做的是为他们提供有利的工具,让他们能够更直接、更好地表达自己的感受。”

安娜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尝试。今年3月,为了纪念音乐史上最重要作曲家之一的334岁生日,谷歌为巴赫的生日发布了一个基于人工智能的涂鸦。用户只需点击五线谱上的一些音符,然后点击“和声”。几秒钟后,嘟嘟背后的机器学习算法将根据用户刚刚输入的旋律生成巴赫风格的和谐小曲。它背后的技术是安娜以前在谷歌洋红色研究过的机器学习算法模型。

考虑到巴赫在世界上只有300部作品,安娜的训练方法是擦除一段完整音乐的某个部分,让机器通过算法自己计算中间部分,然后与原始作品进行比较并稍加修正,直到它最接近巴赫的风格。结果,他们以排列组合的方式从不同的角度把一首曲子变成许多曲子,解决了数据集的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安娜发现了这台机器的一些有趣之处。她发现,在机器看来,有些部分在音乐上特别强,在我们人类作曲家看来,这可能有点难以理解。“为什么拥有如此强大工具的机器会犯这样的错误,这些错误与音乐理论知识相冲突,甚至不合时宜?”这也是她从中获得的收获——机器让我们从许多其他角度理解构图。

“如果我们人类要学习作曲,任何初学者都会先听和模仿巴赫的音乐,因为它有许多规律和音乐原则。但是这台机器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载体。它对音乐理论了解不多。它从自己的学习过程中猜测如何作曲,因此它会无意识地打破许多传统音乐理论的规则。”

通过这样的实验探索,安娜发现机器学习技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简化许多音乐的结构和特征,并可能与人类有很好的协调机制。安娜向我解释说:“当我在创作音乐时,在某一点上陷入困境时,机器学习可能会给我一些其他人是如何做到的例子,或者从更高的角度帮助我找到如何进行结构调整以摆脱困境的方法。”。“此外,机器学习还可以帮助我们更快地进行一些实验性创作,例如,让作曲家更快地制作样本,或者更快地调整一些旋律,进行更多的调整和尝试。”当然,安娜也不认为她的研究的最终目标是让人工智能创造自己的音乐作品。正如她所说,她的目的是让机器帮助更多的人参与音乐创作。

目前,一些艺术家也在尝试将不同的机器与艺术结合起来,也在最近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展出了张艺谋近年来努力创作的舞台作品对话——寓言2047的一些片段。这项工作可以参加“人工智能会议”,因为机器人手臂和人类舞者之间有实时互动。

在那个场景中,机械臂从简单变成复杂,模仿舞者的动作,舞者逐渐依赖机械臂。当机械臂逐渐失去控制,舞者陷入困境时,远处的声音嗡嗡作响,古老的声乐形式呼应了机械工业的舞台。

回到最后,面对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也许我们仍然要问自己:艺术创作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张艺谋对此的看法是:“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甚至会改变一切。但最重要的是,人类总是会问自己:你是谁?你是哪里人?我认为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三联生活周刊。请转发它。

ag 天津十一选五 江苏快三

 

 

 

 
 

© Copyright 2018-2019 gagwag.com 仕坑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