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仕坑门户网站>综合>专访丨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于占福:大兴机场提升北京在全球航路体

专访丨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于占福:大兴机场提升北京在全球航路体

2019-11-07 07:54:44作者:匿名阅读:2775

每个记者:张洪雷每个编辑:张海妮

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全球合作伙伴俞占福

图片来源:图片受访者

2014年至2019年,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以下简称大兴机场)及其周边交通网络建设中的“中国速度”备受关注。

大兴机场投入运营后,北京以南的航空门正式开启,北京“飞进”了双枢纽时代。

大兴机场的发展前景如何?还有什么值得探索的?考虑到这些问题,国家商报记者最近采访了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的全球合作伙伴余占富,他负责运输和航空航天制造。俞占福表示,大兴机场的建设将着眼于航空交流,加快和扩大航空、文化旅游等一系列产业的变革。

大兴机场作为超大型国际航空综合交通枢纽,距天安门广场约46公里,距熊安新区约55公里,距北京副市中心约54公里。

大兴机场的建设从2011年设计招标开始到2014年可行性研究报告和航站楼建设计划的确认,再到今天(9月25日)的正式运营,一直是航空界关注的焦点。

俞占福感叹道,大兴机场本身就是一个文化融合和理念创新的创新,融合了法国巴黎机场工程公司、英国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及其联合体、北京建筑设计院和民航院联合体的各种设计理念。

大兴机场之前,中国所有机场都设计有平行或垂直的手指走廊,到登机口的步行距离很长。然而,大兴机场最终决定采用放射状手指走廊模式,大大缩短了乘客在机场的步行距离,从航站楼到登机口的最大距离仅为600米。以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为例。乘坐大兴机场国际航班的乘客从进入航站楼到登机仅需约20分钟,与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相比可节省近40分钟。

詹富认为,大兴机场通车后,运力将为北京未来航空进出口需求的进一步增长提供良好支撑。此外,大兴机场的导航将辅之以更多的中转路线,航班中转将是大兴机场未来的宝贵起点。这将使北京在全球航线系统中更好地发挥中转枢纽的作用,在国际航线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在全球航空系统中具有更高的地位和更大的发展空间。

大兴机场作为中国最新的机场,在建设过程中也注入了许多智能机场元素。例如,硬件的建设和人员配备,如入境旅客的非敏感通关、提前办理行李登记和高速ct登记设备,将使旅客在机场最大程度上实现电子化和隐形操作。

“新技术在新机场的投资是当前航空发展和布局趋势的方向。大兴机场有很大的容量和很多智能机场元素。”俞占福表示,随着科技创新、技术迭代和数据融合的应用,智能民航的形式也发生了变化。与以往单一作战模式不同,未来智能机场的探索是与联恒联合的过程。在提问、相互合作以及通过与合作伙伴的冲突进行沟通的过程中,使用物联网、大数据、5g和其他技术来促进行业变革将是一种趋势。

除了智能机场元素的注入,大兴机场作为以“安全机场、绿色机场、智能机场、人文机场”为核心加快“四大机场”建设的典型代表,其导航后空中旅行的价值也吸引了外界的关注。

为加快重点文化旅游项目落地,大兴区文化旅游局与北京银行开展战略合作。北京银行加大对创新型商业项目和文化旅游企业的优先贷款支持力度,促进文化旅游产业园区的发展和建设。

此外,根据《北京新机场机场经济区规划(2016-2020)》,北京部分大兴机场机场经济区规划面积约为50平方公里。大兴区将努力把空对空经济区建设成为一个便捷的空对空交通城市和中国文化城市。

对此,俞占福接受《国家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兴机场未来形成的机场经济圈将带动该地区旅游、会展、商务、酒店等行业的发展,以及医疗和教育等公共配套设施的建设,这将成为北京未来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源。

但另一方面,俞占福也警告说,文化旅游业的未来发展也是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过程。发展空间有多大取决于航空客户群。大兴机场需要在文化旅游项目建设中融入更多的文化旅游知识产权元素,以使其对游客足够有吸引力,并挖掘更大的商业价值和潜力。

长期以来,大兴机场的航空资源和旅客吞吐量备受关注。

大兴机场被明确定位为“大型国际枢纽机场”,计划长期接待1亿名乘客和88万架飞机。根据北京民航总局发布的“一城两运”协调计划,大兴机场2021年和2025年将分别接待4500万和7200万旅客,首都国际机场2020年至2025年每年接待8200万旅客。

俞占福告诉国家商报记者,大兴机场最初是为了补充首都国际机场的容量而建造的。长期以来,北京的空中交通一直在快速增长。即使考虑到它的长期规划,原首都国际机场也不能完全承担北京作为一个全球国际城市所需要面对的空中交通。因此,建设新机场是必然的选择。然而,在衡量了长期发展之后,最终决定建造两个同等规模的机场。

事实上,大兴机场未来的航线规划也与相关政策密切相关。此前,来自民航局新闻发布会的消息显示,民航局将逐步打破“一条长途国际航线一家承运人”的规则。对此,俞占福解释说,目前,从大兴机场和首都国际机场的吞吐量目标来看,这两个机场在国际和国内航线上重叠。大兴机场和首都国际机场的顶层定位都是大型国际枢纽。在这个层次上没有区别。未来,这两个机场将在自然经济法和航线交付法的驱动下,结合国内主要机场和国际主要机场,具有一定的同质性。与此同时,在这两个领域运营的不同航空公司将根据其独特的微观战略考虑,展示其独特的航线网络差异。

事实上,大兴机场的航空资源也与各航空公司的利益密切相关。

俞占福认为,民航总局一直对资源配置给予坚定支持。从垂直角度来看,大兴机场在运营初期需要更多的行政支持,以推动其平稳启动和快速装载。但是,在后期的持续发展过程中,在稳定的框架下,将会给市场更多的自发调节机制,形成最终的航线网络和运营模式。

在谈到未来国际和国内航空公司对大兴机场航线资源的竞争时,俞占福表示,目前可以看出,一些航空公司对大兴机场的发展趋势仍持谨慎观望态度:一方面,外国航空公司在首都国际机场的航线何时会转移到大兴机场尚待确定;另一方面,一些新路线也在开发中。在争夺部分航线资源的竞争中,航空公司将关注诸多因素,如航班后的客源充足性、乘客到达北京市区及周边腹地的平稳性等。

国家商业日报

500万彩票网

 

 

 

 
 

© Copyright 2018-2019 gagwag.com 仕坑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